<video id="fgxub"><mark id="fgxub"></mark></video>
      1. <video id="fgxub"><input id="fgxub"></input></video>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评论 > 正文

        每一个季节都不敷衍

        ——钟灵散文集《每一场遇见都绚烂》序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冉晓光    日  期:2019年10月30日     

        读钟灵的作品,必须打开广阔的视野,摒弃“东张西望”,抑或“东想西想”。

        一切从爱的真谛扫描。

        钟灵最初的爱,应该是天山托起的太阳。那时,她身影矮小,已经是西出阳关的人。还因为她从“草木童年”开始,是在母亲的慈爱中逐渐发育成熟的。

        她说:“母亲的气味浓郁而芬芳,卓然不群。”

        这样,就由不得我不去想象,她还曾经在《母亲的胡杨林》那首诗中说过:

        “看到胡杨林

        便看到了青春的母亲……”

        我似乎也看到,钟灵一直在梦中踉跄,寻找她丢失的童年。可是懵懂的步子是找不准尺度的,她如履跳蹬石一般,这一跃一越竟是三十个年轮,怎不令她唏嘘,嗟叹?

        ——“三十年的梦帷,就要被揭开。这可以有一个盛大的仪式,却无法来表达我心头巨大的敬仰……”

        哦!一个回归的灵魂,像风一样爱着生命的沿途。

        西风拾起,两襟尘埃。

        苍穹飞溅,童话之泪。

        笔尖下的顿号,是爱及入骨的伫望!

        几年前,我有幸触摸到钟灵的处女集《湖上有鹤飞》,通览全书69篇精美散文,有如在诗意包裹着的故事里穿行。说来也巧,正当我用颤抖的手小心翼翼梳理湖上那鹤的每一片羽毛时,突然发现了她的《酒之梦》。 天哪,认识这位灵性的女作家,不就是“酒之缘”么?记得是一次作家诗人聚会,有人给她斟了个满杯,我竟鬼使神差地怜香惜玉了一回,主动要为她代半杯。当即耳边便传来:“还是大哥关爱小妹!”,这可是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说的。一阵略带戏谑的掌声之后,我们便兄妹相称了。

        钟灵自己说:“我是一个慢热型的人。”

        我随声附和:“这是女人昂贵的质地。”

        忽一日,我想抒情。于是,我主观地把钟灵放飞的那只鹤,引诱窗子外边的天仙湖畔,并罗列了一些暗藏玄机的句子:

        天仙湖的魅力

        被我的表弟杜撰成情诗送给了他的表妹

        从鸽子沟翩然而下的女人

        不看我,只看水

        我希望诗人再一次纵情

        让那一对对情窦初开的红蜻蜓

        妙用动词……

        《每一场遇见都绚烂》如一缕清风,掀开春天的门帘,让我从鸟鸣中醒来,足不出户地诵读她最精致的部分。

        这洋洋洒洒十余万言,字字珠玑,尽在66个篇章里掷地有声,绚烂多彩!

        为文者,以数千年的思维实践,使中国“感悟式”的思索经验与智慧结晶异乎寻常,浸润着日常生活中的哲学、文学、艺术、乃至宗教等领域,积淀为人类精神文化叶脉庇护下极其丰厚的果实。

        钟灵是探索者,也是践行者。每一个季节都不敷衍,每一次执著向上的攀登,都是在寻找自己的高地。

        我要说,在无数场相遇中,钟灵细腻地笔触,所表述的心境,正是难能可贵的“沉静”。 甚至,我能从她的“沉静”中感觉到真理。

        从这个意义上讲,钟灵的文字里,已经让那些浅薄的“沸沸扬扬”,蒙着脸从她妙不可言的“沉静”中逃走了。

        生命的旅途终究是陌生的,或将陷入尘埃,或将直抵长空。回望,永远达不到眺望那种升华!不管这是直觉还是幻象,我们不妨接受。

        钟灵总在乡愁浓烈的风景中驻足,那一刻,与其说是她在欣赏风景,倒不如说是风景在欣赏她。记得,她在得意之时曾表达过这个意思。

        隐忍,矜持,从容,淡定。这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女作家女诗人,已经足够了。面对“众口难调”的读者,只需一个传神的暗示。

        一篇千字文写到这里,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涂鸦了些什么。即便词不达意,我还是要郑重其事告诉那些视阅读为生存的朋友,如果你能有缘与钟灵的这部新书相遇,那么你是幸福的。

        生命,在书页上行走,

        梦想,惊叹号般逼真!


        韩国毛茸茸的丰满妇女,和中年熟妇一晚四次,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