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fgxub"><mark id="fgxub"></mark></video>
      1. <video id="fgxub"><input id="fgxub"></input></video>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小說 > 正文

        戰“疫”有我 重慶作家在行動(六十五)王雨 :特殊日子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王雨    日  期:2020年3月26日     

         

            前言:沒有被禁錮的城,只有全力抗“疫”的心!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戰斗中,為打贏防疫攻堅戰,重慶本土作家們以筆為槍,用文學作品凝聚人心、鼓舞士氣、傳遞真情,投入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

         

         

         

        微信圖片_20200219163837.jpg

            

            戰疫短篇小說>>
         

        特殊日子

        文/王雨 



                                                  一 

            穆毅拿了半天補休,買了束鮮花,駕駛自己的福特馬自達轎車直奔重慶T3機場,一路吹著口哨。

            他女友童雪萱今天從武漢飛來重慶。

            重慶T3機場大氣、敞亮,三層樓的停車場有10多道進口,他開車從8號進口駛入,8字吉利。有自動扶梯帶他到接乘客的二樓。飛機準點,乘客們陸續出來。站在右出口的他手捧鮮花,捧著他那顆急切渴盼的心。兩人電話里說好了的,他在右出口等她。她出來后就給她獻上鮮花,給她一個離別重逢的擁抱、一個紳士般的熱吻,再請路人為他倆拍個合影照留念。

            他緊盯從右出口出來的每一位乘客。沒有乘客出來了,左出口也沒有乘客出來了,大廳一時里顯得空落,他那心也空落。給她打電話她沒有接,發微信她沒有回。急性子的他邁開長腿,騰騰騰從右出口走到左出口,又騰騰騰折返。焦急不已,啥情況啊?

            他倆的戀愛一波三折。

            童雪萱小他9歲,在武漢一家三級甲等醫院工作,來他們科室進修的。模樣兒俊俏,一雙大眼睛攝魂,有武漢女子的率真、豪爽,是他心儀的那種女孩,主動向她求婚,她沒有表態,對他還是好。他科室的孫護士長給他說,女娃兒嘛,作算是喜歡你,也不會馬上就表態。科室副主任的他跟孫護士長說得來,托她去幫他說說,年近不惑的他至今還沒有談成女友。孫護士長說他挑剔。他聲言自己確實要找個漂亮稱心的女友,又解釋,自己大學畢業讀碩士、博士、博士后,時間被耽誤了。

            孫護士長去找了童雪萱,兩個女人說話隨便。孫護士長開門見山說,童醫生,科室的副主任穆毅看上你了,讓我來給你過話。童雪萱臉紅,他是教授、博導,我一個外來的小醫師……沒往下說。孫護士長說,那有啥子,只要你兩個情投意合。童雪萱,你說老實話,愿不愿意跟他耍朋友?童雪萱說,啊,我得去看看那個病人,拜。匆匆走了。

            孫護士長給他回話說,人家沒有明確表態,你莫急,火候沒到,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人家也許是不好意思,也許……也許啥?性急的他追問。也許人家看不起你,又不好說。孫護士長說,一家女百家提,也許她父母牽線在武漢找到男朋友了,畢竟都在一個城市,是家鄉人。

            他那晚一夜未眠。

            童雪萱晉升職稱得要發表SCI論文,進修期間,她抓緊時間做實驗,接連3次都失敗了。她沮喪極了,發微信朋友圈:沒路,絕望!這課題是他為她設計的,結合她所在醫院的情況,可以深入做下去。他看見她發這微信后,氣惱,想批評她又軟話說,你是北醫畢業的博士,應該曉得,做科研實驗總是有失敗的,失敗是成功的媽。苦臉的她噗嗤笑。他也笑,你得要有信心。她說,得啰。

            他就去實驗室帶她做實驗,實驗室的儀器設備、試劑、研究生滿滿。她做的這實驗有難度,很有難度,有難度突破難度才會取得大的成功。他帶她多次做實驗,終于成功了。她好高興,請他吃火鍋。

            去的有名的小天鵝火鍋。一個武漢人一個重慶人,都豪氣沖天。兩人喝了一瓶詩仙太白酒,半箱山城啤酒,都喝高了。她舉杯,穆主任,你是個好人,再敬你一杯。喝酒。他喝酒,我肯定是好人。嗯,喝。她舉杯飲盡。他高興,舉杯飲盡,喝酒當喝湯,喝到武漢的大長江。她嘻哈笑,得啰,喝,喝到黃浦江。

            功夫不負有心人,童雪萱做這課題的一篇影響因子4.76分的SCI論文在國外的學術雜志發表了,遺憾沒有上5分。醫院有規定,發表5分以上的SCI論文,1分獎勵1萬元,5分就是5萬元,5分以下的,最高才獎勵1萬元。獎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5分以上的SCI論文,晉升正高職稱就大有希望。她還是好高興,這是她個人的一大突破。穆毅所在科室德高望重的老主任看了這篇論文,說,無懈可擊。

            童雪萱來向他道謝,穆主任,沒有您的精心設計、手把手指導,我是根本發不了SCI論文的。你們是教學大醫院,我們那醫院雖說是三甲醫院,卻不是教學醫院。有了這篇論文,就會有第二篇的,我的正高職稱就穩當啰。

            他高興,向她道賀。見她在看手機微信,眉毛蠕動。眉毛上挑是高興,眉毛下挑是生怒,這陣是上挑。是一個有標志男士頭像的人發來的微信,對她比大拇指頭。他的心發涼,完了,她有男朋友了。忍不住問,這人是誰?她說,是我哥,我兄妹兩人,哥哥對我特好,我啥都聽哥哥的。他發涼的心暖和,對她說,你這課題要繼續做,做不完的,還可發更高分的SCI論文。具體講了他的想法和做法。她聽后振臂揮手,哇,茅塞頓開!墊腳親了他一口。自那,他倆的戀愛關系算是定下來。

            孫護士長說,該是哈,火候到了,好事自然成。說他是利用科研課題誘惑人家漂亮女娃兒的。他不否認,我喜歡她,就甘愿兩肋插刀為她做任何事情。

            入冬后,童雪萱兩年進修期滿,回了武漢。

            他倆一直電話、微信交流,可說到婚期她總是說莫急。他咋不急,都這年歲了,兩人又不在一個城市,難免不會發生節外生枝的事情。節前,她發來微信,說她來重慶跟他一起過春節。他打響指,成了!她不跟父母、哥哥在武漢過春節,來重慶跟他過春節,定是決心下了。立即回復OK!期盼與她一起過節,確定婚期。對了,結婚后要想辦法調她來重慶,得幫助她發表更高分的SCI論文,調進我們醫院就十拿九穩。

                                                     

            童雪萱興致勃勃取了托運的綠色行李箱出機場,就要見到穆毅了。她下決心到重慶過春節,是要商定穆毅渴盼的婚期的事情。她與他戀愛后,還是猶豫,穆毅一張凹骨臉,人又黑,兩人的年歲相差大。孫護士長對她說,男俊一身糙,女俊一身笑,男大保險,會加倍疼愛你,未必你還想找個白馬王子?她捂嘴吃吃笑。

            她回武漢見到哥哥后,把穆毅的情況和孫護士長的話跟哥哥說了。她哥哥說,不是十分理想,還算可以,孫護士長的話在理。她下了決心,跟哥哥說,她要去重慶跟穆毅過春節。哥哥說,你去。昨晚,她憂心、激動,畢竟是自己的終身大事,一夜輾轉難眠。

            她拉了行李箱走,被穿防護服、戴口罩的檢測體溫的幾個人叫住,說體溫掃描計查出她體溫37.3度,有低燒,為排除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得要隔離觀察。她揮手跺足解釋,我昨晚被子沒蓋好,今早就打噴嚏,只是普通感冒,我是醫師,曉得自己的病,已經吃過藥了。檢測體溫的幾個人說,最多就隔離觀察14天,還是把她請走了。穆毅給她打電話、發微信時,她正跟檢測體溫的幾個人解釋。

            她被送到一個醫院隔離觀察,這才給穆毅打電話,說了情況,讓他放心,說很快就可跟他見面。

            檢診結果確實是普通感冒。

            微信上的信息多起來,鐘南山院士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有人傳人的。作為重癥醫學科大夫的她知道這疫情的嚴重性。她發現這個醫院好忙,越來越忙,開設有發熱門診,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留院隔離觀察的有70多人,確診9人,其中兩人是重癥病人。醫院的防護服、護目鏡、口罩都十分緊缺。

            電視、報紙上的有關報道、消息也越來越多。

            如同戰士聽見槍炮聲,立馬投入戰斗,新型冠狀病毒這敵人就在眼前,有能力克敵的自己得上呢。心里有個小九九,這樣的在實踐中學習提高的機會也許自己一生中就這一次,是立功獲獎的機會。倘若獲獎,晉升職稱、個人前途會大不一樣。

            她決定不走了,打問了院長辦公室,找到了這醫院的武院長。

            武院長辦公室里人來人往,好忙。等他一人時,戴口罩的她上前說,武院長,你那口罩戴得不嚴實,鼻梁上面有縫隙。

            武院長不認識她,還是用手在鼻梁上捏了捏口罩,你是哪個?

            我叫童雪萱。她說,遞上自己的身份證、工作證,我是我們醫院重癥醫學科的副主任醫師,我想留在你們醫院參加救治病人。

            武院長人高馬大,看了她的證件后,呵哈笑,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你這武漢三甲醫院副高職稱的醫師留下來,瞌睡了來個枕頭呢!

            她把決定留下來參加救治病人這事電話告訴了穆毅,穆毅遺憾、擔心,叮囑她千萬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這醫院ICU病房那兩個重癥病人均是老年人,其中病情最重的3床老年女病人趙思蓮由她分管。ICU的英文全稱是Intensive Care Uni,ICU是重癥監護的縮寫。

            投入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是體力和心理的挑戰,她精疲力竭,有些后悔了,此時本該與穆毅相聚的。

            跟她并肩戰斗的除醫師外,有朱護士長。看得出凸起的肚腹的朱護士長對她說,進到重癥病房前要吃飽些,少喝水,要堅持到下班才吃飯。

            她點頭,朱護士長,你懷娃兒了還在抗疫一線上班,佩服。

            朱護士長說,我也害怕,肚子里還有個小人人,可這病房離不得我。

            重癥病房得要嚴密防護,醫護人員穿戴防護服、護目鏡、口罩、雙層手套、腳套要20來分鐘,穿上后誰也不認識誰,就都在防護服上寫了名字或職務,以便識別。朱護士長對她笑說,我老公是醫院消化內科的副主任,穿戴嚴整來會診,那陣還沒有在防護服上寫字,我兩個面對面走過也沒有認出來。真的呀。她嘻嘻笑。她防護服上寫的是“武漢大夫”,得意,武漢來這里參戰的就她一人。

            穿上嚴整的防護服是難以彎腰的,連續幾個小時站下來腰酸腿痛。戴口罩的時間長了,兩邊的臉腫了,右邊有道破口,她貼了創口貼以防破口擴大,也防止感染。穆毅讓她發個視頻她沒有發,不想讓他看見她這模樣。

            她看了3床趙思蓮老人的病歷,經管醫生和朱護士長給她做了介紹。老人是不久前跟她老伴從武漢來重慶老家過春節的,乘高鐵來的,在車上就乏力、干咳、低燒。到渝后就來這老家附近的醫院看病,立即被收治住院,她老伴被隔離觀察。老人住院一周后出現了呼吸困難,被轉入這重癥病房3床,現在,已進展為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

            她知道,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死亡率高,主要治療手段是面罩通氣或氣管插管、氣管切開通氣。這病人目前選擇的是前者。有效的治療方法還在探索中。要緊的是,這病人有可能并發代謝性酸中毒、出凝血功能障礙、膿毒血癥休克。立即給予了多方檢查、治療。

            嚴密守護最是關鍵,得要隨時處理危情。

            她想到個重要事情,對朱護士長說,得趕快弄清趙思蓮夫婦乘坐那高鐵的時間、車次、車廂,查找到乘客隔離。朱護士長及時向武院長做了匯報。武院長說,嗯,這個童醫生想得周全。找了趙思蓮老人正接受隔離觀察的老伴,要到了車票,向上級做了匯報。

            童雪萱帶領醫生、護士為3床趙思蓮老人查房后,去醫生辦公室看她的X光片子、分析她的病情,說,病人咳嗽、咳痰是為了排除痰液和壞死物質,在我們ICU病房,評價病人預后可以看咳痰是否有力,有時候,咳痰的重要性甚至超過用藥。病毒不斷地復制侵犯細胞,嚴重病例在兩三天內,大部分肺泡被攻陷,X線、CT顯示為“白肺”。解釋了3床趙思蓮老人這X光片子。

            有個男醫生搖頭,難治。

            她看男醫生,是難治,可我們是ICU病房,得想辦法治。鐘南山院士說,單純靠傳染病專家是不行的,有重癥醫學的專家共同努力,才有可能搶救病人。說明我們的重要。有兩個關鍵點:這病還沒有特效的治療藥物;人體的自我防護能力降低了。細菌呢,能獨立生存,可以用抗菌素殺滅。可狡猾的新型冠狀病毒是藏在細胞里的,沒法子殺滅。

            說了救治這病人的多種方案。有人輕輕鼓掌,是進來的武院長在鼓掌。

            她說,謝謝武院長。心里感謝她進修期間對她毫不保留言傳身教的穆毅。

            中午在值班室小歇。朱護士長泡了兩盒方便面來,遞給她一盒,說,餓到下班那啷個要得,民以食為天,吃,填報肚子為要,我可是兩個人吃飯。呼呼吃方便面。

            她也餓了,呼呼吃方便面。

            朱護士長說,本人姓朱,也屬豬,豬是十二生肖中排行的最后一位,是亥年。之后接今年這鼠年,鼠年是十二生肖之首,是庚子年。微信上說,庚子年出大事,這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就是大事。

            她點頭,是大事。

            朱護士長嚯嚯喝方便面湯,嗨,這辣湯安逸。呃,你從武漢來重慶干啥子?

            她也喝方便面湯,來跟男朋友過春節,商定婚期。

            朱護士長遺憾,那可是耽誤你了。

            下班后,她往宿舍走,太累了,下碗雞蛋面條吃,好好睡上一覺。晚冬的暮日暖暖地,投給她陽光。她看見院壩里一個戴口罩的女子縮成一團,坐在石墩上曬太陽。問,妹兒,你發冷?

            那女子盯她穿的白大褂,說,難得見到冬天的太陽,曬哈兒就回去。醫生,我不發燒,不咳嗽,在武漢工作,回重慶后,各人去鎮醫院看了一下,醫生說我肺上有陰影,喊我來這醫院做篩查,剛檢查完。嘆氣說,幸虧我離開武漢早啊,現在那里的懷疑和定了的病人多得不得了。武漢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說,她爺爺發燒沒能住進醫院,第二天出氣不贏,送醫院都來不及,死在了屋里頭。

            她曉得這種情況,無論如何也得把每一個疑診的病人都收治入院呀,否則會感染好多人。嘆氣,作為醫務人員的她也理解,疫情爆發,現有醫院的病床一時是難以承受的。從專業角度分析,這女子朋友的爺爺是染病了,死于呼吸衰竭。好在外省市去武漢的醫療隊多了,又在新建醫院。

            她看這女子,警惕,蹙眉詢問,懷疑是疑診病人,立即收她住院隔離觀察。這女子有低燒,核酸檢查是陰性。她不放心,再次檢查依然是陰性。她還是不放心,又做了兩次,最后一次是陽性。

            武院長說,童醫生可是認真、嚴謹,不放過每一個可疑的病人。

            她擔憂說,武院長,我見疑似和確診的病人是越來越多了呢。

            武院長點頭,眉頭深鎖,臨床科、檢驗科都忙得團團轉。

            這醫院的醫護人員一直在超負荷工作,武院長的壓力不小。她說,武院長,其實CT檢查是可以用于診斷這病的,可以區分輕型、普通和重癥病人。你們醫院有移動式CT嗎?

            武院長搖頭,沒有,送病人尤其是送重癥病人去CT室檢查很不方便,也容易造成交叉感染。我們已經聯系訂貨了,也給上級打了報告,希望給些資金支持,希望開通送貨的綠色通道。

            嗯,武院長英明。她說,趁這個時候添置些實用的設備、儀器。

            武院長說,我就是這么想的。

            晚上,她跟穆毅通電話叫苦,哎呀穆毅,硬是累死人了,人累心累。穆毅就百般慰問,早為你準備好了香腸、臘肉、湯圓、餃子,見面后好好犒勞你這個自告奮勇戰斗在抗疫第一線的勇士。她說重慶話,安逸呢。發視頻給他,我好看不?他說,好看,比仙女都好看。她吃吃笑,好看個屁,壓痕道道、腫臉皮包的。詢問起治療重癥病人中遇到的問題,他一一解答。她嘻嘻笑,隨時可以找你求教呢。他說,百問百答。

            末后她說,啊,武院長說我有SCI論文,是副高、博士,能干,我要是同意的話,他以人才引進調到他們醫院來。說他們重癥醫學科的老主任要退休了,讓我接任主任。還說要盡快解決我的正高職稱,說市里下了文件,抗病一線的醫護人員晉升從優。

            他說,誘惑呢,你同意?

            她說,他們這醫院跟我們醫院的規模差不多,如是以人才引進過來,我們不是就在一起了嗎。

            嗯,倒是。他說,我其實是想調你到我們醫院來。

            到你們醫院是當不上主任的。她笑說,不是說寧做雞頭不做鳳尾么。

            他說,那倒是。雪萱,我明天查完病房后,中午過來看你。

            她嘟嘴說,我也好想見到你,可你還是莫來,規定不出門的。

            他說,我戴嚴口罩來,帶上我去機場接你時買的鮮花給你,抱你親你。

            她嘻哈笑,口罩親口罩呀。

            他說,當然是取了口罩親。

            我成天在重癥病區,萬一感染了,你不是把病毒親了去。她說,我就是病毒,你怕不?

            他說,不怕,我舍命也要把你身上的病毒親光。

            她的嘴就一癟一癟,穆毅,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我不會感染的,你可要好生保護自己……

                                                     

            大武漢,我來了。穆毅坐在載有重慶市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的大巴車上,透過車窗看這座他來過多次的繁華的英雄之城,他有學生分配在這里工作,請他吃過熱干面,很好吃。街上的車輛少,幾乎沒有行人,過熱鬧的漢正街了,依舊冷清。人們都呆在家里,熱鬧被病毒藏起來了。

            跟童雪萱通電話的第二天,重慶市衛健委的通知下達到他們醫院了,要求援鄂醫療隊要有重癥專科的醫護人員參加。身為重癥醫學科年輕副主任的他主動報了名。疫情緊急,醫療隊當天中午出發,遺憾沒能跟雪萱一起過春節,沒有跟她見上一面。

            戴口罩的穿統一的紅顏色白胸杠衣服的他挺了挺腰,身為醫療隊醫師組長的他有壓力,現在是極需要重癥醫學專科醫護人員的關鍵時刻。

            他們去的醫院是童雪萱所在的醫院,醫院領導和重癥醫學科的霍主任熱情歡迎他們。同專業的霍主任他熟悉,開學術會議常見面,童雪萱來他們科進修就是霍主任托他安排的,不想托成了一樁好事。

            戴口罩的精廋的霍主任疲憊的兩眼閃著渴盼,我們得跟時間賽跑,救治更多的病人,非常歡迎你們的到來!

            他知道,霍主任患肺癌開過刀,切除了病變肺葉。一直堅守崗位,他的口頭禪是,抓緊時間做事情。霍主任帶他去住處,走路喘氣,手機響,他接電話,你家莫急,在醫院門口?好,我盡快過來。是微信通話,對方說,搞快點,這事情一哈都等不得,馬上就搞。霍主任說,好的,馬上。他想說,霍主任,你要注意休息,又沒有說,這個特殊時候,身為這醫院ICU病房頭頭的霍主任是特忙的。

            臨出發前,他給童雪萱打了電話。她說,哎呀,你咋個主動報名去,現在武漢的疫情好兇險,弄不好會染病會丟命的!他笑說,大不了仰面朝天。雪萱,武漢可是你的家鄉,參加保衛大武漢的這場與病毒的戰爭我高興,大醫精誠,古有神農為民治病嘗百草獻身;希波克拉底誓言為病家謀福,茍違此誓,天地鬼神共殛之。今有大夫童雪萱女神不懼生死,請纓抗疫。她說,不跟你開玩笑,倒下的病人包括醫護人員好多了,慘烈痛心。他肅然,雪萱,你放心,我這個專科大夫有經驗有能力治病防病,確實是慘烈痛心,這場戰爭也許會是人類抗疫的世界大戰。她說,你說得恁么可怕。他說,所以呀,我會倍加防范的!啊,跟你說,我們醫療隊去的是你們醫院。她尖叫,真的呀,記住給我們科的霍主任和同事們問好!他說,要得。

            他倆電話、微信交流,說到傳得沸沸揚揚的病毒來源之事,說到武漢修建方艙醫院之事,等等。2020年的這個春天可是不凡。她又詢問治療重癥病人中遇到的問題,他都一一解答。他知道,她分管重癥病人走不開,即便是治療結束,她也還要隔離觀察兩周,她倆一起過春節已成為奢望。

            小說、電影、電視里的戰爭年代,戀人難以見面的事多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也是戰爭,敵人是看不見的狡猾的新型冠狀病毒;現實是,駐重慶的陸軍醫科大學的解放軍醫療隊是除夕夜奔赴武漢投入戰斗的。身為醫務人員的他倆都能理解,相互祝福、叮囑。他這次來武漢,何時是歸期?雪萱,等我平安回渝,為你披上新娘嫁衣。或許我們會在武漢見面,我就可以見到未來的老丈人、老丈媽和舅子了。

            沒有休息時間,安頓住下來,他次日就到重癥病房上班了。條件沒有他們那教學醫院好,也還是儀器設備一應俱全。關鍵是缺人,太缺人了,重癥病人多,醫護人員少,忙不過來。他雖說是頭一次診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重癥病人,藝高人膽大,卻也還是得心應手。高個頭的他穿戴上防護服、護目鏡、口罩、雙層手套、腳套,活像科幻電影里的太空人。他感受到了童雪萱說的,硬是累死人了,人累心累。

            他分管3個重癥病人,經過他的精心治療,其中一個明顯好轉。霍主任真誠夸他,穆主任,你這個教學大醫院來的大專家就是得行!

            他高興也壓力好大,那兩個重癥病人能否好轉還很難說。護士來叫他,穆主任,6床病人不行了!穿防護服的他趕緊去到6床病房。罩著呼吸機面罩的6床老年男病人面色發紫,張口呼吸,心電圖顯示心律失常。他立即給這病人氣管插管,這操作有風險,病人的氣體、血液帶有病毒,稍有疏忽,就會受到感染。搶救持續了3個多小時,病人沒能救過來,心電圖成為了一條直線。

            他拉被子罩住病人的面部,心里難受,身為醫療隊醫師組長的他沒能挽救回這位老人。6床病人69歲,是從河北來跟幺兒一起過春節的。他給正在接受隔離觀察的6床病人的幺兒說后,他幺兒撲通下跪,淚流滿面,爹,幺兒大不孝,不該讓您老過來的啊,我應該回老家去跟您過春節的……

            看慣了生死的醫師的他也兩眼發熱。

            晚上,他跟童雪萱視頻通話,沒有說累,說一切都好。她說,曉得,你遇到的困難比我多。叮囑他注意安全。他也叮囑她保護自己。嗯,放心,我曉得。童雪萱說。又詢問起治療中遇到的問題,他都耐心地一一解答。當代信息暢通,他倆這對戀人未能見面卻也隨時在手機視頻里相見。

            他問了她關于婚期的事,她說見面說。弄得他心欠欠地。

                                                     

            好事多磨。童雪萱自笑,婚期的事就讓他干著急一陣。孫護士長說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孫護士長戴嚴口罩來了,中午陣來的,天色陰霾,就在這醫院的院壩里見面,兩人站著說話。要求不出門,孫護士長還是來了,說是穆毅主任托她來看望她。帶了兩扎醫用口罩和幾十張酒精消毒片,還帶有蔬菜、水果。

            呀,醫用口罩,這里太缺了,嗯,這酒精消毒片安逸,小巧方便,撕開就可以消毒手臉。戴口罩的她嘻嘻笑。

            醫護人員的她倆說話自動隔開有一米左右的距離。

            孫護士長說,我不能多呆,穆主任就讓我問你一句話,啥子時候辦婚禮。

            她說,孫護士長,你看,這個時候咋能辦婚禮。

            孫護士長說,就是,他娃也是心急。唉,你兩個也是,你過來他又過去,硬還是好事多磨。

            她兩眼發濕,說,遇上這狡猾的新型冠狀病毒了。唉,我家武漢封城了、生病了,相信會好的,肯定會好的。啊,孫護士長,你以后要是去武漢的話,我請你吃熱干面,很好吃的,穆毅就喜歡吃。

            孫護士長揉眼睛,要得,要得。

            她分管的3床老年女病人趙思蓮,經過她的精心治療守護,病情有好轉。老人道謝,說她嫁到武漢后,多年沒有回重慶老家看望獨生兒子、媳婦和孫兒,兩個孫兒好乖。求她救她,她好想和老伴一起跟晚輩們團聚。她安慰她,我們會盡全力的,您老會痊愈的。心里打鼓,成敗還難說。孫護士長站了一會兒就走了,下午上班時間到了,她剛穿防護服,護士跑來喊,童醫生,快,快去3床!她的心急跳,未必是3床趙思蓮老人不行了,上午還平穩呢。趕緊穿戴齊備,飛跑到3床病人跟前,原來是呼吸機出故障了。

            趙思蓮老人面色青紫,張口呼吸,心電圖顯示寬大混亂頻發的室性波。不解決呼吸問題是救不過來了,沒有別的法子了,想到穆毅曾說的一件事兒,潑辣武漢女子的她血往上涌,勇氣頓生,眉頭擰動,取下老人戴的呼吸機面罩,取下自己戴的口罩,對了老人發紫的嘴口對口人工呼吸。醫者仁心,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勇方可大勝。自己年輕身體好,即便是染病,這病的病死率低,也會康復的。在場的醫生、護士都為她這舉動震撼、感動,都瞪大了眼。她使盡全力對了老人的嘴吹氣,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老人發紫的臉漸漸轉紅。

            朱護士長推來了另一臺呼吸機,推開童雪萱,童醫生,你不要命了!立即為3床老人戴上呼吸面罩。用上這臺呼吸機后,3床老人緩解下來。童雪萱又對她做了應急的治療處理。

            在醫生辦公室里,朱護士長感動得兩眼發潮,抖動嘴唇對她說,童醫生,我,我不曉得啷個說你了,一句話,你是我親眼看見的抗疫的了不起的大英雄!就像打仗的戰士撲向敵人,你是奮不顧身撲向病毒。得給你請功,請大功!

            武院長來了,感動、擔心。

            她也還是后怕,往好處想,朱護士長說的請功倒是好事情,對自己的前途、發展有利。竭力鎮定,寬慰在場人也是寬慰自己,我男朋友穆毅是他們醫院重癥醫學科的副主任,算是專家,他給我說過一件他親身經歷的事情。他關系很鐵的一對夫婦,男恩女愛,夫妻關系特好。SARS那年,女的患了“非典”,實習醫生的穆毅對她格外關照,危急時刻,那男的對了妻子的嘴口對口呼吸,救過來了。那男的是一家區醫院的外科醫生,穆毅好擔心他會感染,卻沒有,夫妻兩個至今活得好好的。當然,這是個案。相比SARS,這次的疫情雖然更強,病毒的毒性卻比SARS弱。我不會有事兒的。倘若真染病了,就在你們這里治。大數據,多數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都會好的。

            武院長也只好寬慰她,嗯,你,會沒事兒的。不過,童醫生,你得住進隔離病房觀察了。

            她點頭,這是肯定的。

            住進隔離病房后,她時刻關心3床趙思蓮老人的病情,隨時給經管醫生以指導。3床老人的病逐漸好轉,兩次核酸檢測陰性。醫院新購的移動式CT已經到貨,平時是不會這么快的。床旁CT檢查顯示,3床老人肺部的炎癥明顯吸收。達到了國家規定的出院標準。痊愈出院。趙思蓮老人一定要看望她,隔離病房是不允許探視的,且老人自己也還要居家不出門兩周。

            老人淚眼汪汪說,童醫生,救命大恩人!等你隔離出來,我跟老伴和兒子、媳婦、孫兒來向你當面道謝!

                                                     

            穆毅分管的3個重癥病人,兩個痊愈,他很感欣慰,遺憾那位6床病人沒能救過來。醫院的院壩里,歡送這兩位痊愈出院病人的有院領導、霍主任和科室的醫護人員們。手捧鮮花的兩位痊愈病人,男的71歲,女的42歲,都激動感動,對醫護人員連聲道謝。一群記者來采訪,他往后退,讓霍主任站到前面,這兩個病人的痊愈,他是盡了全力的。記者們采訪霍主任。

            霍主任揮手說,時不我待,抓緊救治病人。請分管這兩位病人的重慶醫療隊的醫師組長穆毅主任說。

            記者們就采訪他。如同一場戰斗打了勝仗凱旋歸來的戰士,他確實振奮高興,說,我是醫師,該做的,首功是我身邊的霍主任,還有科室的醫護人員們。各自閃開。

            記者們就又去采訪霍主任,采訪醫護人員,采訪兩位痊愈出院的病人。

            醫院的救護車開過來,送這兩位痊愈病人回家。他們還得要在各自的家里居家休養兩周。穆毅送他們上車,叮囑他們要注意休息,睡好覺,吃好些。說給他們留了電話的,他們隨時可以給他打電話。

            陽光很好,添了暖和。

            穆毅登高到醫院樓房的屋頂,瞇眼看太陽,看陽光撫照的安靜的武漢城。有浮云飄過。狡猾的病毒把武漢的熱鬧藏起來,如同這浮云,病毒會消散殆盡的。大武漢會再度熱鬧,就可與我心愛的雪萱相聚了,對的,就在熱鬧的武漢城辦熱鬧的婚禮。

            手機響,是孫護士長發來的微信視頻,視頻顯示的是一間ICU病房的全貌,鏡頭移動到躺在病床上的病人。

            啊,孫護士長發來的是自己常年工作的熟悉的ICU病房。他知道,重慶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疑似和確診的病人多起來,這是個重癥病人。微信上有人說,重慶有可能會成為武漢之后的第二個疫情爆發點。重慶跟武漢聯系緊密,與湖北省臨界,人員來往頻繁,會有不少人染病的。可他認為不會。武漢已經封城了,國家一直在采取嚴密有效的防范措施,重慶的嚴密防范已落實到了每一個醫院和社區。過了這段沒法避免的發病高峰,疫情會降下來的。

            鏡頭推近,是一個戴呼吸機面罩的女病人。鏡頭繼續推近,推攏這女病人閉著的雙眼。啊,好熟悉的眼睛,是雪萱!他心子發緊發痛,立即給孫護士長打了電話。

            孫護士長在電話里嗚咽說,童雪萱被感染了,轉入了我們的ICU病房,現在正在搶救。

            他如墜深淵,默默祈禱,希望她會像剛才出院的兩位重癥病人一樣,得以痊愈。自己醫院的ICU病房,醫護技術、軟硬件設施都比這邊好。孫護士長說了童雪萱搶救重癥病人趙思蓮的果斷、勇敢,說這位老年女病人已經痊愈出院了。寬慰他說,童雪萱說了,你穆毅的那對關系很鐵的恩愛夫妻,“非典”時,男的對患病急救的妻子口對口呼吸,夫婦兩個至今都安然無恙。他捶胸后悔,不該跟雪萱說這事的。為她的英勇行為感動、自豪。

            孫護士長在電話里說,童雪萱清醒時,還牽掛著她分管的病人。說武漢好了后,她跟你在武漢辦婚禮。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他的淚水刷地下來,雪萱,我的愛人,我全部的愛,我不能沒有你,你要好好的。又趕緊給他們醫院重癥醫學科的老主任、分管童雪萱的經管醫師打了電話,都說會全力搶救童雪萱,全力搶救這位女英雄,說所有的院領導都來關心了,讓他放心。

            放心,他能放心么,馬上飛回重慶去!

            可他是重慶市衛健委任命的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醫師組長,現在又分管有兩個重癥病人,其中一個是危重病人,這時候離不開啊!

            好在自己醫院的領導、德高望重的老主任和分管醫師,還有孫護士長,都在全力搶救護理雪萱,她,會平安無事的。

            他想到插在家中花瓶里那去重慶T3機場接她時買的那束鮮花,那鮮花怕是已經謝了,心里好痛。醫師的他清楚,雪萱已是命懸一線、危在旦夕。耳邊響起當年他作為醫療隊員參加汶川大地震救災那熟悉的《生死不離》的歌聲:“生死不離,你的夢落在哪里,想著生活繼續,天空失去美麗,你卻等待明天站起……”雪萱,我的雪萱,你可要挺住,你會挺住的。你痊愈出院,按你所說,武漢好了后,我們在武漢辦婚禮,我為你披上新娘嫁衣。

         

         

         

         

        上期精彩回顧》》》

        戰“疫”有我 重慶作家在行動(六十四)朱一平:疫情二月眾親千里購藥

         

         




        韩国毛茸茸的丰满妇女,和中年熟妇一晚四次,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