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fgxub"><mark id="fgxub"></mark></video>
      1. <video id="fgxub"><input id="fgxub"></input></video>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陳勇:動物世界 意蘊深長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陳勇    日  期:2020年7月8日     

         

         

         

        馬衛喜歡寫動物小小說,粗略統計,發表出來的就有30多篇,僅僅寫牛的就有《一頭!贰兑活^上訪的!贰读羰氐墓!贰兑活^牛的非正常死亡》《牛殤》《花子》等等。其中,《一頭!芬殉蔀橹袑W試題。

        《一頭!分v了個犟拐拐的故事。62歲的岳步云,本來沒有脫貧,可是縣長來視察時,村里借了一頭牛給他,這頭牛折成錢,岳步云家就脫貧了,標志是釘上塊鐵牌牌。

        按約定,岳步云家的牛是借來的,事后要還給牛的主人。出面借牛的是村長,借牛的是他的親戚。

        但犟拐拐岳步云不干,他認定牛是他的,因為當著領導的面確定的,就和村里發生了矛盾。于是他上訪,結果扶貧做假真相大白——縣上不僅沒有批評他訛詐,反而獎勵了他一頭牛。因為他揭露了鄉村在扶貧工作上弄虛作假,欺上瞞下,敗壞黨風政紀的丑事。他家的脫貧牌子又被摘下。后來因為有了這頭牛,他家又很快脫貧了。脫貧必須靠勤勞,必須真實。

        這篇文章具有強烈的針對性,對現實進行了深刻的揭露和尖銳的批判,點子很巧妙,寓重于輕。雖然顯得有些荒誕,但邏輯性極強,合符小說創作規律。牛是作者的道具,表達作者思想的武器。

        而且作者還在不經意間,刻畫出了一個具有智慧,又正直的當代農民形象。

        初看岳步云,他膽小怕事,沒見過世面。但他有著農民天生的樸實、正直、倔強,厭惡虛假,所以從開始他就打算揭露扶貧工作中的作弊。他有點心智,甚至狡猾,目的就是使農民真正脫貧,而不是被不良官員玩弄。脫貧不僅僅是每家每戶的大事,更是國家對貧困農民的真愛體現。他的打假行為,體現出了當代農民的精神高度。在短短的1000余字中,寫出了岳步云性格的發展變化,從而使這篇小小說人物鮮活,內容深邃。寫扶貧的小小說多,但寫活人物的少,這篇堪稱佳作。

        馬衛還有一篇《克拉克山羊》,也是寫扶貧的,卻是另一種風情,寫農民的墮性。楊曉敏老師曾作過點評,印象較深。

        反思歷史是作家的責任,也是增強小小說厚度的一種辦法。馬衛小小說的很多背景,都是上世紀70年代的農村。寫他童年少年的題材,在他的創作中占比有一半。比如《1975年的一頭豬》。作者并沒有按常規講故事,而是變化了視角,從豬的角度來講故事,因此顯得新穎別致,格外耐看。小說剛在《我愛短故事》登出,就受到讀者和專家的極大關注。后來入選《小小說選刊》和漓江版年選,是自然而然的事。

        還有就是作者用“元”小說技術,把主人公用第三人稱寫出來,也讓人眼睛一點,讀起來既風趣,又辛酸!霸毙≌f技術,在小小說中運用不多,普遍用于中短篇小說。

        小說寫豬的心理,豬的希望,語言俏皮活潑。盡管這個題材很老,但這樣變化了角度,就出新。

        上世紀90年代以前出生的農村孩子,基本上都喂過豬,馬衛童年時也扯過豬草,煮過豬食,因此,這篇小小說的生活味濃郁。連寫豬的心理,都自然順溜,毫不做作。如果沒有扎實的生活積累是根本做不到的。

        “隊長家在拱洞子旁。隊長楊麻子家在吃飯,居然是大米干飯,還有老冬瓜燉臘肉?墒顷犻L并沒有請他一起吃,而是頭也不抬地問:眨巴眼,你有啥子事?”

        這樣簡單清新的文字,寫出了本色生活里的苦難。也寫了主人公的屈辱。在那個年代,孩子心中,最盼望的就是吃肉,吃好的食物。最看不得的,就是別人吃的,自己吃不上。

        我比較喜歡馬衛的小小說,還有個原因:他很少寫風花雪月,寫情感生活,選題極嚴,走的是寫深度的路子。比如《一只出逃的猴子》。小說的故事大意為:有只猴子,由于動物園翻修,乘機逃回老家。恰逢老猴王去世,按常規嫡長子繼位,但是,逃回的猴子認為新猴王應當民選。

        “‘民選’就是商量,就是猴猴有發言權、參與權、管理權、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等等。新猴王一怒之下,將十幾只愿意‘民選’的同類,驅逐出耷耳朵山,到另一座無名山上生活!

        逃回的猴子成了這十幾只民選猴子的王,“事事商量,少數服從多數。民主理財,絕不多占一絲一厘,一花一果。成立監察組織,清理不法之徒。建立保衛系統,防止外族入侵等等!

        結果呢?差點活活被餓死。因為沒有猴子為老猴王提供食物,年邁力衰,生存艱難。猴群生存,弱肉強食。

        獵人進山捉猴,認出了它,又被捉去。命運再次轉折。途中,這只猴又經受磨難,因為主人要它表演掙錢,不聽話就挨打。猴子一直在反思,到底它提出的民選辦法對不對呢?沒容它想清楚,為了活命,它逃走,不幸被偷車賊的車碾成了肉泥。它的一生,以悲劇結束。

        這是典型的寓言體寫法。作者提出一個嚴肅的問題:民選,在不具備條件的情況下,可能好事變壞事。在什么情況下才可能真正實現民選?作者之問,也是讀者之問。

        作者沒有給讀者答案,但隱隱約約,作者道出了心中的思考。這樣深沉的主題,用千字小小說來表達,不得不佩服作者的膽略和才氣。作家首先是思想家,每篇小小說,都應有深刻的思考,馬衛基本做到了。

        縱觀馬衛的動物小小說,有幾個明顯的特征:

        一是濃郁的生活況味,尤其是細節,真實、生動、新穎。這源于馬衛從小生活在農村,工作后又經常下鄉扶貧,以及后來長年累月的鄉村行走采風。

         

        “村長,你有啥子事喲?”

        “還不是那頭牛!”

        岳步云早料著了,很坦然:“你去牛圈牽嘛!”

        村長真的去牛圈,可哪里有?只有幾泡牛屎還熱乎乎地冒氣。

         

        讀起來,就像聞到了新鮮的牛屎味。這樣的小小說,接地氣,實在。在他的小小說中,還找得出無數的例證,比如《豬語》這段——“其實,豬的語言豐富著呢。有哼,有嗯,有嗷,有哄,有拱等等!睕]有和豬打過交道,絕對不知道豬的語言是這樣豐富。

        語言質樸,但不直白,質樸的語言里包藏的,是作家深深的憂患和悲憫。

         

        二是馬衛的動物小小說,都寫得深刻,不僅僅是簡單的講故事,復述生活,而是創造,在生活的基礎上虛構。通過牛、豬、羊、狗、猴等的生存艱難,或遭遇不幸,生死突然,寫出了人生的不幸,生活的不平,生命的不測?此茖憚游,實實在在是寫人,寫人的悲劇,寫人性的復雜,寫人的掙扎,探索悲劇產生的原因、背景、必然性等等。

        三是馬衛的動物小小說,技術含量高,不僅僅有常規的,還有非常規的擬物、元小說、心理描寫、寓言式等等。他的小小說行文,雖然語言簡潔質樸,仍然讓文本多姿多彩,生動有趣。特別是他的敘事,很少正面寫,努力尋找新視角。比如《1975年的一頭豬》就很新穎獨到。還有《一頭上訪的!,以牛的視角看社會,因為環境被破壞,草不能食,上訪到縣里。結果,鄉長吃草,縣長變卦,這頭牛激憤之下,撞死。這篇小說也讀得我內心沉重。那篇《一只螃蟹在春天的愛情》,借螃蟹寫當代房奴生活,十分巧妙。而且通篇有大量的對話,竟然像現實中的青年,那樣苦澀。

        馬衛的動物小小說,豐富了小小說創作題材,是小小說百花園中的一株奇葩,芳香馥郁。

         

         



        韩国毛茸茸的丰满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