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fgxub"><mark id="fgxub"></mark></video>
      1. <video id="fgxub"><input id="fgxub"></input></video>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訪談 > 正文

        小橋老樹:為普通人寫奮斗史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     日  期:2020年8月5日      

        原載《天津日報》

        小橋老樹  暢銷書作家、重慶市作協副主席,本名張兵,1992年畢業于重慶文理學院,著有《侯衛東官場筆記》系列、《巴州往事》系列、《侯大利刑偵筆記》懸疑刑偵系列等。

         

         

        印象

        以教科書的方式

        講中國式刑偵故事

        曾是體育特長生的小橋老樹因為受傷,高考改考漢語言文學專業,雖然學的是中文,但最初工作時他很怕寫文章,尤其怕給領導寫講話稿,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作家。促使他走上寫作之路的是經濟壓力。2005年女兒出生,為了給女兒賺奶粉錢,35歲的他開始業余在網上寫小說,3月開始寫,4月簽約,5月拿到第一筆稿費400元,6月拿到5000元……就這樣一直寫了下來,哪怕除夕之夜,他都坐在電腦前不停地敲打著鍵盤,而他筆下的侯衛東也成了聞名全國的一個“虛擬人物”。

        雖然初衷是為了賺奶粉錢,但是在創作過程中,他體會到了寫作的艱辛和快樂,注入了感情和理想,找到了自己的命運與歸宿:“為我所愛的人、土地和時代,寫下他們的故事。”從《侯衛東官場筆記》《侯海洋基層風云》《奮斗者:侯滄海商路筆記》到《侯大利刑偵筆記》,小橋老樹寫的都是奮斗者的奮斗史,在他看來,無數普通奮斗者匯集起來就構成了民族的脊梁,所以他想要花全部精力和心血來書寫他們、紀念他們、歌頌他們。

        這次寫刑偵小說,和小橋老樹的成長經歷有關。他出身警察家庭,在政法系統工作了八年。從2016年開始,他在重慶市檔案館精讀上萬冊刑偵文獻,解析數百個中外案例,走訪一線警察83人,又翻爛了父兄的十幾本工作筆記,終于動筆開寫《侯大利刑偵筆記》系列。該系列集偵查學、痕跡學、社會學、尸體解剖學、犯罪心理學之大成,以39樁大案要案、68個犯罪現場、107種偵查手段、614位涉案人員的龐大體量,重現真實的案發現場,還原每一樁命案從調查、取證、抓捕到偵破的全過程,讓讀者感受到教科書式的破案手法和刑偵智慧,同時見證了實習刑警侯大利如何從新人迅速成長為“行走的刑偵教科書”的全過程。

        在《侯大利刑偵筆記》中,小橋老樹講出了富有中國味兒的刑偵故事,在紙質書出版之前,電子書已在線上首發,口碑爆棚,在微信讀書APP的“推理懸疑榜”上,這部小說超越《白夜行》《盜墓筆記》《麻衣神算子》等重磅懸疑作品,穩居榜單第一名,近期更有十多家影視公司前來洽談影視版權,讀者也期待這部立足本土的懸疑刑偵佳作,成為下一部影視爆款。

         

        從小在警察大院里長大

        反特電影對我影響至深

        記者:之前您寫過官場筆記、基層風云、商路筆記,這次怎么想到寫刑偵筆記?

        小橋老樹:寫《侯大利刑偵筆記》是水到渠成之事,這和少年時期的夢想有關,也和生活經歷、工作經歷有關。少年時代,我最喜歡的影視作品是反特題材,向來嚴格的父親唯獨對此采取了網開一面的態度,只要是反特題材,允許我在周一到周日晚上任何時間觀看。當年的反特電影中有不少刑偵題材,至今我對《羊城暗哨》《特高科在行動》等老電影印象深刻。那時我經常做白日夢,扮演警察將壞人捉拿歸案,很過癮。我從2005年開始寫作以來,一直有寫作刑偵題材的計劃,從《侯衛東官場筆記》到《侯滄海商路筆記》,每本書都有警察形象,比如侯衛東的父親侯永貴、侯衛東的哥哥侯衛國。寫完侯滄海以后,我終于下定決心寫一本以警察為主人公的小說,以圓少年時代的夢。《侯大利刑偵筆記》以侯大利為主線,講述他的成長經歷,通過一樁又一樁案子展示我們這個變化的社會和復雜的人性。這不僅是一部小說,更是我的父輩和我自己的珍貴人生記憶。

        記者:出身警察之家,寫警察故事會有什么不一樣的感受?

        小橋老樹:任何作品都是作家對生活的折射,必然帶有主觀性,作品可以十分接近現實,卻永遠無法和現實重合。表達真情實感,盡量接近現實,這是我的一條創作原則。時間和空間是作家寫作的靈感來源,是取之不盡的題材寶庫,有不少作家終其一生的作品都是對童年、少年和青春的追憶,《侯大利刑偵筆記》就是我對父輩的致敬,也是對青春歲月的回顧。我從小生活在警察大院里,爸爸、媽媽、哥哥、嫂嫂都是警察,小伙伴兒們多是警察子弟,對警察生活十分熟悉。長大以后,大部分小伙伴兒在公檢法司等部門工作。我從11歲開始穿沒有領章的舊軍裝,那時父親從部隊轉業,脫下軍裝換上警服,舊軍裝就成為我的主力外套。大學畢業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鄉鎮,三年后做了鎮上的武裝部長,后來調到政法委,在政法委工作了八年。如今寫《侯大利刑偵筆記》,就如同在寫自己父輩們的故事,在寫小伙伴兒們的故事,在寫自己的往事,提起筆來,一個個鮮活的人物,一個個精彩的故事便蜂擁而至,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們的喜怒哀樂,能夠與他們同呼吸共命運。讀者普遍覺得這本書有強烈的真實感。

        記者:侯大利有原型嗎?

        小橋老樹:小說都是虛構的,小說的主人公是作者心目中的理想人物在作品中的投射。原型復雜和多元,并非一定依據某個特定人物,而常常是某一類人物在作者頭腦中的總和。作者將這一類人物的各種明顯特點在頭腦中進行組合,根據作品需要進行取舍和強化,這樣就塑造出主人公的形象。總體來說,你眼中的警察是什么模樣,那么你的作品中的警察就會是什么模樣。作者本性是嚴肅的,其作品中的主人公形象往往趨向于嚴肅;作者本性是詼諧的,其作品中的主人公形象往往趨向于詼諧。表面上看來,作者可以塑造不同性格的主人公,實際上同一作者的不同主人公從價值取向和情感經歷來說都是一致的,比如金庸先生胸中駐有一個大俠,所以郭靖、喬峰、楊過、張無忌等核心主人公盡管性格有差異,卻都有相似的俠義情懷。

         

        努力寫不一樣的刑偵故事

        故事中的人就在你我身旁

        記者:書中塑造了一群負重前行的警察,您最想對這個群體說什么?

        小橋老樹:一是注意安全,保護自己才能更好地履職;二是注意身體,你的身體不僅僅屬于你自己,也屬于你的家人,還屬于事業,愛護身體才能家庭幸福,事業長青,不管多忙,也得抽時間鍛煉;三是注意不要違規違法,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任何違規違法行為都是不可取的,完善手續,遵守程序,做好記錄。這些話也是對我的家人說的。

        記者:本土懸疑破案故事已有不少佳作,您覺得自己作品的亮點是什么?

        小橋老樹:《侯大利刑偵筆記》的亮點是極具中國色彩的刑偵小說,是參照國內刑偵正常的打開方式來講述故事,沒有特意追求大案,而是盡量接地氣,當然,有些偵破方法不能說得太細。現實往往比小說更離奇,接地氣的案件同樣會緊張、精彩和刺激。我想努力寫出不一樣的刑偵故事,故事中的人物并非遠在天邊,而是生活在你我身旁,是鄰家大叔和小妹,與我們同呼吸共命運,無比鮮活,無比真實,無比精彩。我希望朋友們讀了這部小說,對身邊負重前行的人們有更多的了解,這一群人并不特殊,本身就是我們的兄弟姐妹,卻用他們的身體、青春和熱血,帶給我們比世界絕大多數地方都要安全的生活環境。犯罪是人類社會的頑疾,遠古有,現在有,將來也會有,我們不能徹底滅絕犯罪,但是希望能夠盡量減少犯罪,而這正是刑警的重要職責。

        記者:《侯大利刑偵筆記》電子書上架后,迅速吸引了近10萬人追讀,長居“推理懸疑榜”第一位,這種走紅符合您的預期嗎?

        小橋老樹:我個人認為距離走紅還早,“萬里長征才走了第一步”,還需要繼續努力。《侯大利刑偵筆記》在微信讀書APP連載時獲得很多讀者朋友的喜愛,給了我很多鼓勵,也提出不少寶貴意見,在此深表感謝。我希望在紙質書和有聲版上市以后,能獲得更多朋友的喜愛。每一本書在誕生之際,作家都對其充滿了希望,但是龍生九子各不同,同一作者的書也各有際遇,有的暢銷,有的一般,有的好評如潮,有的反響平平。《侯大利刑偵筆記》是我的新書,希望上市以后能獲得大家的認可,成為“巴國侯氏”系列小說中很出色的一套。

        記者:有影視化的計劃嗎?您覺得哪位演員比較適合演侯大利?

        小橋老樹:《奮斗者:侯滄海商路筆記》已成功售出影視版權,預計今年開機。《侯大利刑偵筆記》在微信讀書獨家首發以后,有多家影視公司詢問影視版權。這本書的全版權授予讀客文化,有興趣的朋友和公司可以向讀客咨詢。一萬個讀者有一萬個哈姆雷特,我心目中侯大利和紙質書封面的警察形象非常接近,英俊嚴肅,稍顯憂郁,有點兒冷幽默。

         

        將日子過得踏實滋潤

        將故事寫得生動真實

        記者:為什么您的小說主人公都是“侯氏子弟”?

        小橋老樹:2005年,我正式開始寫作,那時候我妻子生意虧損,所有積蓄用光,女兒剛剛出生,經濟壓力驟然增加。為了給女兒買奶粉,我開始敲鍵盤寫作,依靠寫作成功地解決了經濟危機,改變了職業走向。我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并把興趣和職業結合了起來。正因為寫作的初衷是為了解決家庭經濟問題,所以我的第一部小說的主人公用了妻子的姓氏,這就是系列小說“巴國侯氏”的開端。到目前為止,我所有小說的主人公都出自侯氏家族,侯氏家族子弟的故事匯集在一起,就是當代青年的一部野蠻生長史。

        記者:“巴國侯氏”系列四部作品,涉及官場、商戰、刑偵三大類型,跨類型創作的時候,會擔心讀者不買賬嗎?

        小橋老樹:我從2005年開始寫書,“巴國侯氏”出了四個系列,分別是《侯衛東官場筆記》《侯海洋基層風云》《奮斗者:侯滄海商路筆記》和《侯大利刑偵筆記》,都是以上世紀90年代初到現在為時間背景,四個系列的主人公皆是侯氏家族子弟,這些子弟有著不同的家庭背景,卻都有百折不撓的奮斗精神。奮斗精神是這個時代的大精神,也正是“巴國侯氏”系列作品的精神內核。從這個角度來看,不管是官場、商場還是刑偵類題材,本質上都是我們這個時代精神的寫照。

        記者:您覺得自己作品受歡迎的原因是什么?

        小橋老樹:社會是一個大系統,異常復雜,每個人都只能看到社會的一個側面,再加上眼光的差異,每個人認識的社會各不相同。因此書上社會、網上社會與現實社會有頗大的距離,我想盡量描摹出某一個社會層面的真實,雖然作品的真實永遠無法達到現實的真實,但是我一直用心讓兩者之間的差距縮小。作者就如海綿,需要不停地從生活中吸收養料,再辛苦提煉,最終才能寫出帶著自己個性的作品。我的作品來源于最基層的生活,寫的都是發生在大家身邊的事,我不是指導者,而是一個細心的觀察者,耐心地講述著屬于我們自己的故事。要繼續寫出大家喜歡的作品,我就得堅持窩在熱鬧的菜市場、塵土飛揚的工地、摩肩接踵的大街、家長里短的小院,將我們自己的生活過得滋潤踏實,將我們自己的故事寫得真實生動。這應該是我的作品受歡迎的主要原因。

         

        小橋老樹口述

        作家要成為雜家

        才能避免常識性錯誤

        《侯大利刑偵筆記》系列小說中,描寫了很多大案要案,這些大案要案大部分都有原型。小說畢竟是虛構的,這和報告文學不同,這些大案要案的原型要為小說服務,必須進行必要的變形處理,以服務于小說的整體思想和整體結構。變形是對原型進行裁剪和拼接,但是這并不影響案件的真實性,真實性并非要求小說與原型完全一樣,而是要求案件的內在邏輯、社會背景和透露出來的人性是相同的,若是不顧邏輯、背景和人性進行胡亂編造,那才會影響真實性。

        刑偵題材相比其他題材有天然優勢,在案件中自帶生離死別和悲歡離合,順著案件的發展進行取材,比較容易平衡真實性和戲劇性。或者說,刑偵題材的真實性和戲劇性往往能夠自動平衡,若不能平衡,便說明寫作走偏了。

        現代刑事技術包括了痕跡檢驗、文件檢驗、聲像資料檢驗、電子數據檢驗、法化學檢驗、法醫、生物物證檢驗等技術,可以說是包羅萬象,非常復雜,只有經過長期訓練和實踐的專業技術人員才能掌握。而且就算經過訓練和實踐,專業技術人員往往也只是精于某一項,不可能面面俱到。在這種情況下,一名作者不需要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專家,但是要寫出一本精彩的作品,作者需要成為一名雜家,知識面要寬,要做到對刑事科學技術全貌有一個基本準確的了解,這樣才不會犯常識性錯誤。因為學科太多,對作者來說其實已經很難了。經過長期學習和跟蹤最新偵破實踐,對刑事技術有基本了解,作者才能夠隨著案件發展和情節需要,利用刑事技術設計比較有新意的合乎邏輯的情節。

        我在寫這套書的過程中發現,最大的難點在于“變化”。《侯大利刑偵筆記》的跨度接近三十年,刑事技術在發展,比如說,以前勘查員去現場勘查時,勘查箱里放的老三樣是:放大鏡、化學試劑和一個手電筒,而現在裝進勘查箱里的“寶貝”琳瑯滿目,有便攜式紅外線夜視儀、金屬探測器、足跡掃描儀、便攜式熏顯系統、瓶瓶罐罐的各種粉末顯示劑、放大鏡、指南針、尺子、鑷子、多用刀、組合旋具、玻璃刀、物證袋……現場照明用的設備也多,勘查燈、防水防爆的探照搜索燈、多波段光源。作為作者,要了解不同歷史階段的技術發展,否則就可能張冠李戴。

        除了刑事技術以外,《刑法》《刑事訴訟法》等法律法規多次修訂,不同時間段有著不同的要求,寫的時候不能用錯,需要格外嚴謹。《侯大利刑偵筆記》在微信讀書APP首發期間,有一名讀者提出“掃黑除惡”是近年才出現的詞,以前叫“打黑除惡”。確實,一字之差,透露的是時代變遷。謝謝這位細心的讀者。在寫作時,要想跟上時代變化,必須要下真功夫,否則作品會出現一大堆毛病。

        原文鏈接》》小橋老樹:為普通人寫奮斗史

        韩国毛茸茸的丰满妇女,和中年熟妇一晚四次,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