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fgxub"><mark id="fgxub"></mark></video>
      1. <video id="fgxub"><input id="fgxub"></input></video>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張永權:在遠方讀《遠方》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張永權    日  期:2020年11月4日     

          

        散文集《遠方》(天地出版社2019年12月成都版),文猛著。文猛是我故鄉橋亭后山鎮人,中國作協會員,重慶市萬州區作家協會主席。他恵贈這部大著,作為同是后山鎮的鄉人,自然特別高興,也特別看重。

        正如文猛在自序中所說:

        “在故鄉,遠方是遠方。在遠方,故鄉是遠方。”我在遙遠的彩云之南,對于故鄉萬州和出身地橋亭后山鎮,是遠方。和故鄉作家文猛,我們相隔千山萬水,自然也是遠方。我在遠方,打開這本名叫《遠方》的散文集閱讀,可謂名副其實地在遠方讀《遠方》,一種迫切的閱讀感和親切感油然而生。文章中寫到的故鄉許多人和事,都是我熟悉的,例如:《河生》中的浦里河,它流經文猛的村莊叫盤龍河,從我家朝門下流過的一段叫石橋溪。有河就有橋,因一座石橋連接著一大片田野,田野和石橋就曾留下我和鄉村小伙伴們的許多故事。又如他筆下的榨油坊,總讓我想起小時候,我隨著大人去打桐油時,望著上身赤裸、下身圍著油膩黑布的榨油匠雕塑般的身軀,在幼小心靈產生的沖動。還有《天下萬州》西山鐘樓的鐘聲、苧溪河上的“石琴響雪”,太白巖上的八字怪碑,故鄉曲藝“尺梆梆”,《江湖萬州》中的歷代詩詞大觀、江城到湖城的華麗轉身,移民新區的幸福生活以及萬州的炸醬面、三馬路的海包面、萬州特色小吃蒸格格、萬州烤魚……無不引發我綿長的鄉愁,也吸引在遠方的我,一口氣讀完了文猛的這本散文新著《遠方》。

        總的看來,散文集《遠方》是文猛散文創作近作的結集,也是他散文的力作、美文的選本。其中不少優秀作品,如《遠去的背二哥》《鄉村動詞》《三峽清漂人》《糧啊糧》等,我先后在《人民日報》《北京文學》《散文》《重慶日報》等大報大刊以及云南的一些有影響刊物《滇池》《壹讀》《大理文化》讀過。這次重讀,仍然被散文的魅力所吸引,讀之品之,余味不盡。這和我大約30年前,在《邊疆文學》的來稿中讀到他的那些作品相比,似乎是兩人所作,見證了文猛散文創作的巨大進步和取得的成就。

        文猛的散文創作成熟了,而且已經顯示了一名成熟作家的特點和風格。這本《遠方》,就是見證。

        風格和特點大多由作家善于發掘的題材、對題材的獨特處理和寫作中屬于作家的敘述方式方法形成的。如果在作家的重要作品中,大多能出現以文顯風格,文如其人的藝術個性。風格,就是成熟作家具有的重要特征了。 

        讀文猛的散文,他寫得最多的是“關于村莊的文字,寫我自己的村莊,寫別人的村莊”(《遠方·自序》),他散文中的不少力作、美文,首先也是關于故鄉、關于鄉村父老鄉親的文字。他對于這類題材的書寫,一是表現一名赤子對故鄉特別的眷戀,不僅有和他血緣相連的父母親人、朝夕相見的父老鄉親,還有故鄉的山川風物等。哪怕是一個地名,一條小河、一眼古井、一座石橋、一縷炊焑、一聲鄉音、一首童謠、一座老屋、一間作坊以及豬狗牛羊、山埡峽谷、山花野草,他都會有“表達的沖動”,書寫的真情。這方面的作品有《記著地名好回家》《鄉村動詞》《鄉村作坊》《河生》《遠去的背二哥》《此生欠娘一聲媽》《糧啊,糧》《給牛多割些青草》等。鄉土題材、故鄉情結,赤子鄉愁,成為這些作品的主題。真情融入其間,一切景語皆情語,一切情語皆真情。情之所至,發言為真文字、美文字,無不感人至深。當我讀到《此生欠娘一聲媽》,引發深深共鳴。從小吃娘奶,喊娘“奶子”的作者,親歷親感了一名鄉村母親對兒女撫育成長、成才的辛勞付出的親情經歷,母子之間的許多故事,無不彰顯著一名鄉村母親的美好心靈。她進城和兒子們居住后,仍掛念著故鄉的老屋、親人墳塋、鄉里鄉親的音容笑貌。特別是還掛念著欠著的國家“皇糧國稅”(其實農業稅早就免除了),一句“你們每個月都要交黨費,那是你們黨員的本分;我上交皇糧國稅,那是我一個村民的本分……”。對兒女的愛,對國家的情,就這樣在一個鄉村母親身上相融合,充滿了感人的家國情懷,怎能不讓人肅然起敬。故鄉情,赤子愛,是文猛鄉土題材散文的一個重要特點,也是以情敘事,在敘事寫人中抒情而形成的文猛散文風格。

        文猛這類鄉土題材的散文還有構思新、文字新,文學品格融大文化內涵,文采四溢的特點。文猛對鄉村生活的審美,往往出奇制勝,讓人驚嘆。鄉村的狗、井、路、墳,從這些名詞所代表的鄉村事物,切入它們在鄉村的作用與村民的關系,自然地轉化成了鄉村動詞。這是對鄉村題材審美后,新的發現,新的構思,是讓人驚異的在“不是”中寫出“是”的創新。還有河生中與人生的聯想,河生中那種浪漫、那種人生與大自然中升華出的詩意哲理,把一條故鄉的小河,寫出了讓人拍案驚奇的人生大境界。河生是什么?河生就是我們的人生……人生是什么?人生何嘗又不是河生。有激流,有平緩,有險灘……只有奔流不息的精神,才會匯入人類文明的歷史長河,在洶涌澎湃中閃現,長流天地間。河在遠方,志在大江、大海。人在遠方,追求不斷,創造不停,詩在遠方,人生輝煌。作家的思維,天真浪漫,加上形象生動簡潔的文字,形成了既清新,又內蘊深厚,有思想,有境界,好讀耐讀、讀之可品的散文風格。實在是當今散文中難得的力作。

        文猛的鄉土散文,除了有較高的審美品位外,大都有鄉土文化的自然融入。鄉村人物、鄉村作坊,鄉村小吃,鄉土農耕生活等,一旦進入他的散文,都具有很突出的鄉土農耕文化的內涵,都能讓我們讀到散文中的鄉土文化。《遠去的背二哥》,背二哥的人生、命運通過鄉土民謠、民歌呈現,背二哥走南闖北的人生經歷,又自然和川江纖夫相遇,背二歌和江川號子便相諧交流,使一篇寫背二哥人生命運的散文,因背二歌和纖夫號子文化的自然融入,使之具有很濃的鄉土文化境界了。還有《天下萬州》的城市文化、歷史文化、民俗文化、戲曲文化、生態文化、飲食文化、紅色紅文化的渾然一體的書寫,《三峽食韻》中極具地方特色飲食文化的文學呈現等,都顯示了文猛散文濃郁的文化色彩,這也使文猛散文具有文雅的風尚。把文猛的這些散文,當成文化散文來閱讀,也未嘗不可。

        作為散文的《遠方》,除了具有散文這種文體真實、自然、親切、散淡、收放自如的特點外,作者還善于在堅守中發展,在繼承中創新。其中不少作品,顯示了作家追求文體創新的勇氣。不過,文猛在散文文體的創新上,又和當代一批專門以號稱新散文作家的寫法不完全相同。那些新散文作家有的完全以怪異為目標,甚至走火入魔,就像有些紅極詩壇的口語怪詩,不要詩的意境和詩味一樣,把散文真實、自然、自由的特點完全丟掉了。而文猛對散文文體的變革追求,主要表現在對藝術表現力的的豐富與開拓。其特點一是在散文寫作中融入其他文體的表現手法,使傳統㪚文以敘事、紀實加抒情為主的表現手法,不再成為唯一而更加豐富多彩。像《遠去的背二哥》《三峽清漂人》《此生欠娘一聲媽》《給牛多割些青草》等作品,在散文的結構安排,人物命運書寫上,明顯地用運了小說對人物塑造和情節發展的一些表現手法。《遠去的背二哥》開始寫背二哥的出現,無論是人物的語言,動作和細節以及中間對背二哥人生命運的描寫,完全是小說的寫法。但從整篇文章看,它又具有散文真文字、大文字的書寫和自然、親切與天馬行空的切換時空、收放自如的特點。這樣,作品中背二哥的形象,就給人如聞其聲,如見其人的感覺,這正是在散文文本的書寫中,融入小說表現手法所達到的藝術效果。跨文體寫作,無疑豐富和提高了散文的表現力。二是在散文的自由書寫中,插入一些生動有趣的故事,使一些看似難引起今天青年讀者興趣的題材,如《鄉村老作坊》,這些古老的榨油坊、豆腐坊、舀紙坊,作者通過它的故事,去寫它的滄桑變遷,去呈現鄉村的歷史、人情冷暖,從而增加有關題材的可讀性與趣味性。三是注重對散文敘述文字的提煉,甚至像過去詩人們提煉詩語一樣的功夫,用來提煉散文的文字,用陌生化的語言增強散文語言的表現力,使這本散文集的文字,具有精煉美和詩意美的審美品格。如“山和山站著說話,它們腳底就是溝。”山可以說話,擬人化的生動,陌生化的詩語,頗有韻味。寫背二哥的人生:“身輕擔重輕挑重,腳短路長短走長”,一聯絕對,讓人拍案叫好。“河是長在大地上的樹”,這簡直就是比喻新奇的詩語。現在不少的詩歌,追求散文化的語言,甚至比散文的語言還啰嗦,我無話。而讀了文猛散文中有詩的語言,我欣喜。

        我在遠方讀《遠方》,《遠方》把我帶入一個叫散文美的境界。











        韩国毛茸茸的丰满妇女,和中年熟妇一晚四次,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